关于我们

我们是谁?

“归回锡安”是个弥赛亚犹太人会堂。新约中的弥赛亚跟随者,也就是第一世纪的犹太信徒会众,或许是对”弥赛亚犹太会堂”这个称号的最贴切描述。现在的”教会”这个词,当时在拉丁文叫做”ecclesia”,或是希伯来文叫作”kahal”,都是指:藉同样信仰合一在一起的一群人。

为什么我们喜欢称自己为”弥赛亚犹太人”呢?

return_to_zion_congregation

有些人会问我们,为什么我们比较喜欢称自己为”弥赛亚犹太人”,而不称自己为”基督徒”呢?这两者有何不同?当我们看新约圣经时,”基督徒”这个称号第一次出现在使徒行传。这是安提阿当地百姓对于住在安提阿的耶稣基督外邦门徒的称号。这并不令人感到惊奇,因为这个词出自希腊字”基督”这个字。而且当时对于外邦人而言,相信耶稣基督及以色列神,这可是件新鲜事!事实上,那是个剧烈的转变,因为他们必须离弃他们异教的生活方式。而同时,也不再局限于只有犹太人可以来相信弥赛亚。这些外邦信徒遵守摩西律法,相信这位在摩西之后从兄弟中被兴起的先知(申18:18),领受圣灵的浇灌所带下的生命重要转变。事实上,初代犹太信徒当时被称为”anshei derech(这道的百姓)”,因为他们的领袖宣告自己是”道路,真理及生命”)。

两千年后,现代弥赛亚犹太信徒寻求恢复我们先祖的信仰,也就是初代犹太信徒的信仰。我们参与在今日以色列生活的所有层面里面,不管是职场、军队、或是学校。我们透过活出信仰,来将上帝的光及美善带给所有的百姓。在我们的会堂,您会看到犹太人团契传统层面的元素,而且透过圣餐,我们庆祝主的节期及祂的安息日--这是祂为以色列设立,要我们永远遵守的。因此,我们在弥赛亚及新约里面的信仰,自然地延伸了旧约、及我们向亚伯拉罕艾萨克雅各布的神的敬拜。


这就是我们。我们要在以色列活出第一世纪信徒团契的典范。


“归回锡安”—我们会堂的名字

我们会堂的名字从希伯来文翻译过来,是 ”归回锡安” 的意思。事实上,它反映出我们团契的性质,上帝大批地使我们的会友归回锡安。过去几千年前祂透过先知所宣讲出来的应许,祂正持续地成就中。我们当中许多的人就是基于对以色列神及祂的弥赛亚的信心,迅速地搬回到以色列。这些百姓应证了圣经上所说的” 耶和华─你的神也必从那里将你招聚回来”(申30:4)。

然而,我们的团契中也有人在这里以色列,才找到了上帝,并相信祂的弥赛亚。以西结书36:24-27上写着: 我必从各国收取你们,从列邦聚集你们,引导你们归回本地。 我必用清水洒在你们身上,你们就洁净了。我要洁净你们,使你们脱离一切的污秽,弃掉一切的偶像。 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,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,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,赐给你们肉心。 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,使你们顺从我的律例,谨守遵行我的典章。

而这就是我们今日所见证的。上帝,我们的父,正不断将几世纪以来被赶散到列国的百姓带回家。为了这个缘故,会堂的主要目的之一,就是帮助这些百姓回到以色列,以及激动那些还一直寄居在海外的的百姓,让他们也渴望搬回到这应许之地来。

我们正在做甚么?

除了周间的团契、敬拜赞美上帝之外,我们也花时间及精力帮助有需要的人。同时,我们使用原来的语言及文章架构来学习圣经,留意当时的传统背景。在上帝的恩典之下,我们这个大家庭还在不断增长中,不管是在灵里面,或是在组织上。

两千年前的团契只有几个家庭组成一个小团体,与我们现代的团契是有极大的不同,但是我们信仰的根基是一样的。我们就像我们的先祖一样,是合一的信仰驱使我们这么作,而且最重要的,是我们与永生神及与祂的受膏者耶稣的关系驱使我们这么作,这位永生神就是亚伯拉罕、艾萨克、雅各布的神。很重要地,我们要记得,初代信徒绝对是非常自然且非常犹太地相信这位以色列的救赎主,祂救赎了祂的百姓。而这也正是我们今日所看到的。在大约两千年之后的今天,上帝正在恢复犹太百姓对耶稣的信仰。


我们是一群领受了呼召,而且用弥赛亚的讯息,来接触我们的百姓的人。


 
 

我们在拿撒勒的分堂,以及在亚姆村、阿卡、Puriya Illit的团契,都一同属于怜悯帐幕网络。